免费咨询电话

13308743736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 13308743736

  • 525003720

  • 525003720@qq.com

  • 15303201110978752

  • 云南 - 曲靖 - 罗平县
  • 云南腊山律师事务所
  • 655800

  • 云南省罗平县南片区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律师说法>>正文

让作家作为“原始股”来参股 深度分析

来源:罗平律师网 | 作者:李中学 | 时间:2017/11/6

欢迎您访问李中学律师网站,很高兴能为您服务,如果您有任何有关法律方面的难题,都可以来电咨询,我的手机号码:13308743736!祝您生活愉快!

  何建明

  1956年出生。1992年转业到中央某机关报社当记者、编辑。1993年1月至1996年3月任文学杂志《新生界》主编。1996年4月至现在,在中国作协工作,现任《中国作家》副主编、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8年7月起,任作家出版社社长。

  何建明著作丰厚,《共和国告急》获首届鲁迅文学奖;《落泪是金》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中国高考报告》、《根本利益》获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落泪是金》获第一届徐迟报告文学奖,《根本利益》获第二届徐迟报告文学奖;《国家行动》获中宣部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奖”;《根本利益》获第六届国家图书奖;《永远的红树林》获2004年“中国十大新闻人物”特等奖;《第二道战壕》获第一届金盾文学奖;《第一一四道国界》获浙江省法制文学一等奖;《大国的亮点》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

  “贾平凹三部曲”(《秦腔》、《废都》、《高兴》)均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作家维权事件近年来频出,此次在重庆举行的中国作协的七届五次全委会上,作家维权也成为中国作协关注话题,新增补的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称作家维权应在前期,而不是亡羊补牢。

  举措:中国作协加强了维权职能

  去年,出现了多起作家维权事件,据了解,2009年第二季度,中国作协进行了“研究维护作家权益措施”专题调研,作家强烈反映的侵权现象包括盗版书泛滥、网络转载不付稿酬、任意转载、文学改编影视屡遭霸王条款等问题,还有作家被冒名出伪作、作品被抄袭改写剽窃,但现在作家维权的能力很有限,而且取证和诉讼艰难,并且害怕被媒体封杀,面对肆虐的网络侵权更是无奈。2009年11月初,中国作协发现一个网站非法盗用13位作家的上千部作品,进行了举报,目前该网站已经被关闭,被列入国家版权局规定的2009年十大网络侵权案。

  在此次全会上,中国作协加强了替作家维权的职能。记者从此次会议上得知,2009年,中国作协突出了为作家维权的职责,去年一年协调纠纷20多起,为作家追讨赔偿金几十万元,针对某杂志的侵权行为,在中国作家网上发布了中国作家协会维权通告,向社会传递出中国作协维护作家权益的强烈信号。

  构想:作家入股改变生存环境

  经过投票选举,中国作协全委会将何建明增补为中国作协副主席,昨日记者就作家维权采访了他。

  何建明告诉记者,目前作家们的维权还没找到根本点。

  “作家维权应该重点在前期,首先,使作品获得应有的重视,更大概念上,应该是提高作家社会地位和应有的市场估价,更多是作家社会地位的战略思考,不能等到被侵权了才去维权,等到问题出现了才去堵漏洞就来不及了,那是亡羊补牢的做法。”他说。

  新官上任的何建明对作家维权的先期有自己的战略设想,他想以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为依托,拉动民营资本介入,最关键的是,让作家作为原始股来参股。“比如贾平凹、海岩、麦家他们的作品都可以在市场上要价很高,但是很多作家并没有良好的收益,作为股东之后,整合起来的资源就非常强大,作为一个整体来维权,而且,这也可以改变作家的生存环境。”

  但对哪些作家能够入股、集团何时开始运作等,他说,目前还是商业机密,暂不透露。

  本报特派重庆记者狄蕊红文/图

  声音

  朱向前:作家应和影视剧保持距离

  昨日下午,在重庆召开的中国作协七届五次全委会围绕多个主题进行了专题发言。作家赵玫在题为“呼唤文学中的人文精神”的发言中表示,网络、影视传媒的泛文化的冲击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其中很少有人文精神的关照。作家刘醒龙在发言中表示,文学就是生活的辩论,文学是抵抗死亡、拒绝遗忘的最后防线。作家雷达在关于“当前文学发展的一点思考”的发言中提到,真正的文学不应该只是热狗加冰激凌。

  作家朱向前在“长篇小说的影视化趋向”发言中提出,从捍卫长篇小说的纯洁角度出发,希望长篇小说与电视剧保持距离。

  朱向前在发言中透露,有些过去的优秀小说家,现在不再原创小说,甘当二传手。作家自己写剧本的同时,出同名小说,这些小说,明显不如他们过去的纯小说经得起细读。朱向前认为,电视剧对作家的诱惑,第一在于钱的诱惑,且这个诱惑相当大;同时还有精神的享受,电视剧是一种可以兑现名利的劳动创作,但文学创作就不一样,他们的写作过程是孤独寂寞的,很难第一时间得到读者的反馈。经过影视成就感强烈刺激的作家,已经很难坐得住文学创作的冷板凳。朱向前认为,如果从提升当下电视剧的水平出发,乐意看到更多的优秀小说家加入其中,如果从捍卫长篇小说的纯洁出发,他希望保持距离。就像上世纪90年代初是否能够抵挡下海的诱惑是一样的。“现在尤其是文化体制有待完善的情况下,拒绝触电对作家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少了一个优秀小说家,多了一个编剧,我不知道是为之庆幸还是惋惜?”胡晓


  赵长天:不解郭敬明为何畅销

  本报讯(记者狄蕊红)郭敬明虽然从《萌芽》新概念大赛成名,但昨天萌芽主编赵长天却在中国作协全委会上就青年作家生存状况发言时称:“作为《萌芽》主编,我至今不明白,郭敬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看。”

  他说:“可能郭敬明的作品受那么多人喜欢也有道理,只是这个道理我不理解,郭敬明抄袭庄羽的小说,庄羽的小说就没有人看。其实本来文学应该有市场标准,但更应该有专业标准。但因为网络太浩瀚,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即便有非常好的作品,也可能被埋没,现在年轻人写作比我们当时更困难。”